南云风兮

这里紧握天光/叶君初。
杂食,很丧。
喜爱病娇黑化,有时也喜欢甜甜的小白文,有的时候只想大口吃“肉”。
不怎么会写同人,擅长写原创,非常喜欢太太们的同人作品,但是没钱,什么也买不起_(:з)∠)_
有自己的一套原则,底线总是变来变去。
你真心的喜欢我,我就喜欢你❤
正在找寻自己人生的意义中。
本命凤音,永远最喜欢她了。
各位都是神仙吧……
(凹凸的粮都好好吃啊,尤其是雷安和嘉瑞金)

注视(1)

——我注视着你,你却不知。

今早阳光明媚,是个大好天。
“嘿,听说了吗?”酒馆里早就熙熙攘攘地坐满了人,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八卦。
“据说今儿个是药宗掌门小弟子的生辰,宴会办得可热闹了,还听说咱们这些小人物也能有酒菜招待呢!”
“嗬!是吗!有这等好事?”
“嗤!”有人发出一声嗤笑:“你们知道为什么吗?”
“为什么?不是掌门宠爱他的小弟子?”
“当然不是——那药宗掌门小弟子,是个阴沉孤僻的主,没有人喜欢他。”
“没有人喜欢他还办那么大场面?”
“他纵然性格使人不喜,但天赋在那摆着,药宗当然重视他了。更何况——明面上是为他办的,其实主角并不是他。”
“那能是谁?”
“自然是药宗掌门二弟子——杨兰鹤。”
“嘁,他啊,我原本还想去凑凑热闹的,算了吧。”
“就是就是,长着个好看的皮囊,做的事却让人火大。”
“他啊……还可以吧,也没太坏。”
“我呸,怎么算坏?那药宗掌门真是瞎了眼了。”
“诶诶,你火气也不用这么大吧!”
“他那种人……”
八卦聊着聊着就偏了,变成了杨兰鹤到底坏不坏的讨论。
而八卦中心杨兰鹤,正在——劝小师弟出席宴会。
“小师弟,你快换上衣服,出去露上一面吧。”
而小师弟只是坐在房间角落里,低着头,不吭一声。
“唉……”杨兰鹤叹了口气,把手中的衣物放在床上,告诉不为所动的少年:“师父说了,今天你必须出门,不然的话,就罚你一个月不能碰丹炉。”
少年抖了一下,然后慢慢站起身,走到床边拿起衣物坐在床上,接着讲衣服挡在胸前,直直地盯着他,意思是——我要换了,你先出去。
杨兰鹤有些无奈:“就只有师父才制得住你啊……”然后走出房间,并顺手带上房门。
少年慢慢脱下衣服,然后看着华丽的衣物,发呆。
这……也太复杂了吧,不,不会穿。
杨兰鹤在房门外站了一小会,想起来师弟痴迷于炼丹,穿的衣物一直是简易抗脏的,他又一直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之前也没参加过,应该不会穿这种服饰。
于是他又进去,看着盯着衣物的少年,心中暗道果然。
他走上前,拿起衣物,抱起少年。少年羞耻得小小挣扎了一下,但很快被镇压。杨兰鹤一点一点给少年穿上华丽的衣服,带上珍贵的饰品,接着给他套上袜子,再用一个小布条系在踝关节上,然后让少年穿上鞋子。
杨兰鹤观察了一下少年,少年穿上这身衣服看起来有些精神,挺好看的,但美中不足的就是少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脸,仍显得他十分阴沉。
于是他让少年坐在凳子上,他将少年披散起来的发拢聚在一起,将刘海也跟着头发扎在一起,挽在脑后,用一个深蓝色的发带束紧。
杨兰鹤:“站起来我看看。”
少年站起身,但仍是低着头。
杨兰鹤:“抬头。”
少年抬起头,神色间有些惊慌。
少年其实长得很精致,也很耐看,但因为长长的刘海,使得人们没有注意到。没有刘海遮挡的少年有些害怕,他不熟悉这种感觉,很没有安全感。
杨兰鹤轻轻拍拍他的头,安慰他:“很好看,大家会喜欢你的。”
少年耳尖有些泛红,他不自然地偏过头,杨兰鹤见此轻笑一声,道:“我们走吧,客人该等不及了。”
少年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乖乖跟在他后面。杨兰鹤没有看见,少年垂下的眸子里,黯然一片。
我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呢……就算穿上了好看的衣服,我还是那个人人都不喜欢的我,不会有人喜欢的……
——不会,有人喜欢的。
少年这般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