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云风兮

这里紧握天光/叶君初。
杂食,很丧。
喜爱病娇黑化,有时也喜欢甜甜的小白文,有的时候只想大口吃“肉”。
不怎么会写同人,擅长写原创,非常喜欢太太们的同人作品,但是没钱,什么也买不起_(:з)∠)_
有自己的一套原则,底线总是变来变去。
你真心的喜欢我,我就喜欢你❤
正在找寻自己人生的意义中。
本命凤音,永远最喜欢她了。
各位都是神仙吧……
(凹凸的粮都好好吃啊,尤其是雷安和嘉瑞金)

【雷安】安迷修生贺

祝安迷修生日快乐!全文3000+,有轻微的瑞金,并不算糖吧(但没有刀),有ooc,有私设,能接受请下翻。

————
安迷修觉得今天很奇怪。
他刚刚在森林里碰见雷狮海盗团,除了平时就不露神色的卡米尔外,剩下的三人表情尤为……别扭。尤其是雷狮,一直意味不明地盯着他看,盯得他后背发凉,但当他握紧双剑打算打上一场时,雷狮收回目光,哼笑了一声,扭头说了一句:“我们走。”
安迷修有些诧异,他直愣愣地站在原地,任由他们与自己擦肩而过。
而雷狮,在靠近安迷修时,似是想到了什么,低低地笑了一声,小声道:“一会儿见,安,迷,修~”叫他的名字不仅一字一顿,尾音还暧昧的上扬,骑士的耳朵尖不自觉染上一层薄红。
等人走了好一阵子,安迷修才缓过神来,懊恼地蹲下身,手揉搓泛红的耳朵,但耳朵越搓越热,似是热在心里。
“啊……在下明明喜欢美丽的小姐,刚刚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安迷修原地烦恼一阵后,便调整好心态,继续前行。

不远处小鸟被惊得乱窜。
“嗷嗷嗷,老姐我错了!”
“哼!”
安迷修快速走过去,看到艾比小姐正在教训她的弟弟埃米。
“艾比小姐!”
艾比看到安迷修,一愣,接着放开弟弟,埃米砰的一下摔在地上,呲牙咧嘴地爬起,边揉头边抱怨:“老姐,好疼的……”
艾比:“哼!”
安迷修不禁笑了一下,说道:“艾比小姐你今日依旧活泼可爱美丽动人,在下……”
艾比摆摆手:“行了行了,安迷修,”她似是要说什么。
安迷修看到艾比要对他说话,高兴极了,他挺起胸膛,十分期待。
艾比有些怀疑地顿了一下,接着在安迷修期待的眼神下问:“你知道,今天……?”
安迷修有些失望,原来艾比小姐并不是要与他说些话啊。但他还是打起精神,问道:“今天怎么了?”
艾比皱眉,接着摇头:“没什么。”
埃米以为自家老姐是不好意思,于是他冲上前,开口:“安迷唔——”
艾比眼疾手快,粗暴地捂住弟弟的嘴,硬生生把埃米拖走。
安迷修一头雾水地与他们告别。
他隐约能听到远处艾比的声音:“笨蛋,如……不是……呢。”
今天大家都好奇怪啊。
安迷修叹气,索性换个方向走走散散心。

快到中午的时候,他靠坐在一颗大树下,用积分买了一个面包慢慢吃。
“诶,安迷修,你就吃面包啊?”
“……金。”
“哼哼……大赛第四竟然就吃这种东西,啧啧,真寒酸。”
安迷修抬头,看到金、格瑞和凯莉。
安迷修心想,今天怎么碰见这么多人,而且……
“凯莉小姐,面包很好吃,并不寒酸,而且在下一直吃面包啊。”
安迷修越来越迷惑:怎么今天就对面包开始嘲讽了?面包多好吃啊。
凯莉有些不可置信,这傻瓜骑士什么时候学会回怼了?
安迷修碧色的眸子里一派纯真,凯莉安心,这就是个偶然,并没有她认为的话外音。
金大声说:“安迷修,过生日就要吃点好的嘛!”
格瑞在一旁扶额:“……笨蛋。”
安迷修受到惊吓:“诶?”
金迷惑:“……难道不是?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旁边的格瑞和凯莉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“诶???!!!今天是5月13日了吗!”
金重重点头,并安心舒口气:“看来没错。”
“安迷修,生日快乐啊!”金笑着祝贺。
格瑞则是一贯冷淡:“生日快乐。”
凯莉:“哼哼,生日就吃这个,唉,太惨了,但还是要说一句,生日快乐。”
安迷修有些不知所措,他低下头,眨眨有些发酸的眼睛,很快抬头道谢:“谢谢你们。”
安迷修问道:“你们是特意来找我的吗?”
凯莉大惊:“谁,谁会特意来找你啊,你想太多了吧!”
金:“是啊!”这是回答安迷修的问题。
凯莉:“……”
金高兴地说:“朋友过生日当然要祝贺啦!”
安迷修:“朋友……”
他心里有些高兴,我有朋友了吗……
格瑞:“金这个笨蛋,对谁都这么说。”
安迷修有些尴尬:“啊哈哈,是吗……”
金十分大声的反驳:“但雷狮海盗团那帮坏人就不是我的朋友啊!”
格瑞:“……你要是能把他们当朋友你的眼睛是真的坏了。”
金委屈地看向格瑞:“格瑞——”
格瑞叹气:“真是败给你了。”
凯莉在一边,表情冷漠的看着金和格瑞两个人互动。
安迷修注意到了,“凯莉小姐……”
凯莉语气不怎么好:“什么事?”
安迷修把刚刚要说的话咽下去,转移话题:“请问你们是怎么在下生日的?”
金:“我们听雷狮说的!”
安迷修:这个世界怎么了?雷狮告诉别人我生日做什么?不对,他是怎么知道我生日的?这一定是新对付我的办法!
格瑞无力吐槽。
凯莉:“就让我凯莉小姐来为你解释一下吧!”
安迷修:“能让冰雪聪明的凯莉小姐为在下解惑,在下真是感激不尽。”
凯莉:“咳咳,这是因为——”
清早。
金问格瑞:“格瑞,咱们今天去哪里?”
格瑞却不出声,金刚想说话,就看到了雷狮海盗团。
他们三个看到雷狮他们都十分紧张,可雷狮却像没有看到他们一样,继续带领手下大摇大摆地走。
金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格瑞:“笨蛋……”
雷狮瞥了他们一眼,“嘁”了一声,嘟囔:“要不是今天是那骑士的生日,我不想与他打架,早就……”
佩利原本看见格瑞还兴致高昂,听到雷狮这么说,又很快泄气,大声嚷嚷:“老大,安迷修生日和咱们有什么关系!”
帕洛斯:“真蠢。”
卡米尔:“佩利,大哥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,听着便是。”
佩利:“啊?可是!”
雷狮表情并不好:“佩利!我说——走!”
佩利:“……是。”
佩利走时还回头望了一眼,格瑞握紧烈斩,但佩利碍于雷狮的命令并不敢动手。
于是金凯莉格瑞小队有惊无险。
安迷修咽下一口口水:“你的意思是说,雷狮是因为我,才没有动手?”
凯莉轻飘飘地回答:“看样子是喽~”
安迷修:不可置信。
金补充:“啊,对了,我们还碰见艾比埃米了!”
安迷修恍然大悟:“原来艾比小姐也知道了。”这样艾比小姐的行动就说得通了。
这么想想,还有些高兴呢!
金:“原来你也遇到他们了!”
安迷修点点头:“是的,艾比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活泼呢。”
金提议:“今天是安迷修的生日,我们来庆祝一下吧!”
格瑞转身,丢下两个字:“走了。”
金追过去,“诶?为什么啊?”
凯莉笑眯眯告别:“那么,再见喽~”
三人走了,安迷修竟有些不舍。
“唉……”他摇头,“可能是,突然安静下来的缘故吧。”
他也转身离开了。
没走出多远,就听到后方有人大喊:“格瑞,来战吧!”
接着,“轰”的一声,后方的大山碎了一半,石块哗啦啦向下滚。
安迷修:“……”

夜,很快就到来。
安迷修正打算睡觉,却看到不远处有微光闪烁。
他握紧手中的凝晶和流焱,小心翼翼挪过去。
等他到达那里的时候,却是身子一震,猛然红了眼眶。
空地上有一个印满星星的大方布,方布上放着一个大蛋糕,蛋糕上面燃着19个小蜡烛,还有字:安迷修生日快乐
就是这字太肆意张狂了些,晚上本来光线就不清晰,差点没认出来……
安迷修走近,坐在布上,用手指颤抖地戳了一下奶油,舔了一下:甜的,很好吃。
“哼,傻瓜骑士就是傻啊,什么都敢吃。”
安迷修顺着声音来源抬头,看见雷狮坐在树上睥睨着他,看到安迷修望过来,他勾起一抹恶劣的笑:“怎么,有意见?”
安迷修立刻站起来,防备,“雷狮……”
雷狮一跃而下,缓缓走近安迷修,道:“我可并不是同你打架的。”
安迷修闻言,有些放松,但还是很紧张。
他看见雷狮说:“我们今天好好相处不行吗?”
安迷修:“在下可并不觉得恶党的话能当真。”
雷狮又笑了一下,但安迷修莫名觉得十分危险,他更紧张了,随时就能开打,可雷狮只是拉长声音问一句:“是吗?”
安迷修反问:“难道不是?”
雷狮稍微低头,森冷地说“是啊。”
安迷修无端觉得浑身很冷。
他发现雷狮的视线挪到蛋糕上,安迷修暗道一声:不好!
雷狮浑身噼啪闪着电弧,他笑着问:“安迷修你很喜欢这个蛋糕啊,那它要是没了呢?”然后将雷神之锤指向蛋糕。
“雷狮!”安迷修暴吼。
“怎么,生气了。原来骑士先生也会有这么吓人的一面啊。”雷狮道。
安迷修现在十分生气,他眼睛死死盯着雷狮,迸发出杀意。
“呵,这表情倒是挺好,”雷狮的手微微动了动,却是将雷神之锤收起来,他闭上眼睛,又睁开,眼里满满都是笑意,“只可惜,我并不想浪费自己的积分。”
安迷修愣住:“什么意思?”
雷狮迅速坐在方布另一端,嗤笑:“傻子就是傻子。”
安迷修好久才想明白,震惊地看向雷狮。
雷狮则回以一个嘲讽的笑。
安迷修脑袋有些乱,这蛋糕是雷狮买的,雷狮为什么要买,他为什么要给我买,不对,他怎么知道我的生日,还有他这么做目的是什么。
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,他已经重新坐好了。
雷狮说:“好好相处,不行吗?”
雷狮又说:“看在蛋糕的份上。”
蜡烛的微小火光映得雷狮的表情十分柔和,绛紫色的眼眸中柔情万千。
但那只是错觉。
安迷修告诫自己。
可是,为什么心有些慌呢?
“咻——啪!”
安迷修抬头望天,天上不知何时开满了烟花,一个接一个,似将天幕闪成白昼。
他对面的雷狮则是嘲讽:“真是傻子,闲的没事放烟花?”
安迷修:“雷狮,不管是谁放的,这么好的烟花欣赏就够了,不要煞风景。”
雷狮反常的没有说话。
安迷修有些疑惑看过去,只见雷狮像今日之前那样,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脸。
雷狮喉结微动,“安迷修啊……”
安迷修:“怎么?”
雷狮突然嗤笑一下,偏过头,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安迷修:“你们海盗真奇怪。”
雷狮开始低低地笑,他说:“是啊,我真奇怪。”
烟花放完了。
雷狮站起身,拍拍身上的土,走了。
“回去了,真没意思。”
安迷修则是看着他的背影出神,等到看不见了,又看着蛋糕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他扯出一抹很丑的笑,开始吃蛋糕。
他放弃了骑士的优雅,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吞,眼泪却不争气的啪嗒啪嗒向下掉。
真是的,为什么,会哭呢。

安迷修不知道,烟花是雷狮放的。
安迷修还不知道,雷狮并没有走,又绕了回来,在不远处看着他像个傻子一样一边哭一边吃蛋糕。
安迷修更不知道,他对雷狮,抱有的究竟是什么感情。

雷狮看着安迷修吃完蛋糕,看着安迷修躺下睡觉,直到安迷修熟睡,他才离开。
雷狮看着自己的手,又猛地握拳,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笑:“我想得到的,就一定会是我的。”
我是海盗,而你——安迷修,是我唯一不想抢过来的。
——但你最终会变成我的所有物。

小剧场:
“您此次消费52051399积分。”
雷狮:“哼,看来又要多干掉几个人了。”

卡米尔:“大哥。”
雷狮:“怎么了,卡米尔?”
卡米尔:“蛋糕……”
雷狮:“安迷修是你未来的大嫂。”
卡米尔: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雷狮:“还有四个月……等你过生日,我给你买一个更好吃的。”
卡米尔:“还更大。”
雷狮:“……嗯。”
看来就干掉几个人根本不够。

据说,人们总能看到双剑的安迷修总是带着一个印着星星的布,安迷修有时会望着那块布发呆。
但是那块布的样子太丑了,就连星星也看起来幼稚可笑,大赛第四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?
人们突然间联想到了雷狮。
那个横行霸道的海盗,总是穿着大码童装,头上的头巾似与这块丑布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啧,安迷修这是被雷狮感染了吗。
品味会感染的话……希望性格不会感染啊。
还不想凹凸大赛再多一个像雷狮那样的人。
————
好了,终于写完了,本来是想写甜甜的,但不知道怎么拐成了这样orz
我第一次生贺写给了安迷修,好高兴啊!
写的时候不断被打断,导致思路堵塞,文也干巴巴的,就这样发上来了。
ps:
时间线是第二季之后。银爵走后雷狮排第三,那安迷修就应该是第四,我就这么写了。
至于为什么安迷修是在森林里,是私设啊,骑士嘛,就要在森林里磨炼(x)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写出来的雷狮这么爱笑呢……

可能是雷狮看见安迷修高兴吧(x)

蛋糕上的蜡烛说实话我纠结了很久,但最终还是19根,安迷修,永远的19岁!

评论(2)

热度(11)